管理機構: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管理委員會 百年服務 分部管理 服務團隊 留言&反饋 網站地圖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繁體版 英文版 日文版

小時
中心首頁 | 中心服務 | 交易直通 | 交易快報 | 高級查詢 | 資訊中心 | 名家名作 | 經典欣賞 | 畫廊聯盟 | 拍賣機構 | 金書院藏 | 手掌筆畫
名仕席位 | 太陽席位 | 金星席位 | 意境席位 | 鉆石席位 | 翡翠席位 | 黃金席位 | 現代藝術 | 軍旅藝術 | 巾幗風采 | 杏壇藝術 | 交易申請
名家油畫 | 名家書法 | 名家人物 | 名家花鳥 | 名家山水 | 名家水彩 | 名家版畫 | 名家年畫 | 名家剪紙 | 名家工筆 | 名家寫意 | 名家烙畫
名家國畫 | 名家篆刻 | 名家工藝 | 名家彩墨 | 名家丙烯 | 名家漆畫 | 名家攝影 | 名家鐵書 | 名家金箔 | 名家瓷板 | 名家現代 | 名家雕塑
名家紫砂 | 名家木刻 | 名家微雕 | 名家水墨 | 名家水粉 | 名家鋼筆 | 名家漫畫 | 名家帛畫 | 古董翠玉 | 藏品專賣 | 書畫視窗 | 玉石銷售
 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動態
回溯經典聚焦日本 當代藝術正在深度融入攝影市場
2018-09-22  來源:中國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www.72968445.buzz 孫聞 采編自 藝術新聞中文版
【字號   打印 關閉 

    回溯經典聚焦日本 當代藝術正在深度融入攝影市場

 

  來源:藝術新聞中文版

  (文字有刪節)

  9月21至23日期間,連續三天來自全球15個國家、50家畫廊的海量攝影藝術作品將會在上海展覽中心呈現于公眾眼前。與往屆一樣,此次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依舊保留設置核心(Main)和平臺(Platform)兩大版塊,前者匯集了專注于現當代攝影的國際畫廊,后者則將成為新興藝術家的重要平臺。同時,“在場”、“焦點”、“連接”、“洞見”和“對話”五大公眾項目則囊括了特定場域裝置、新興科技、移動影像、論壇等不同形式,讓藏家和觀眾都能以不同方式感受影像魅力。

第五屆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PHOTOFAIRS Shanghai)展覽現場第五屆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PHOTOFAIRS Shanghai)展覽現場

  “攝影藝術博覽會的商業模式是舉辦精心策劃的精品展會,這是我們的使命。作為一個專注于攝影媒介的藝術博覽會,我們需要確保展會上的50家畫廊,是沒有任何交叉的。”今年是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的第五個年頭,世界攝影組織CEO、影像藝術博覽會創始人斯科特·格雷(Scott Gray)與《藝術新聞/中文版》分享了這五年來的情況,“我們嘗試做一個本地和國際畫廊五五分的組合,雖然這并不總是可以實現。我們希望構建一個平臺,既有來自中國的分享,還能帶來新的國際作品。對市場很重要的是我們需要保持一種平衡,這些年來,我們看到香格納畫廊、德玉堂畫廊和佩斯畫廊都加入其中,國際畫廊也在排隊入場,這在今年尤為明顯。這些項目和國際機構都為中國藝術家的成長提供了平臺和支持。”同時,他介紹道,“在過去5到8年間,攝影的價格正在上漲,人們將攝影作為一種具有收藏價值的藝術的理解也在加深,我認為中國潛在市場是非常巨大的,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作為一種新的購買平臺,作品銷售價格也有著很大潛力。”

第五屆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PHOTOFAIRS Shanghai)展覽現場第五屆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PHOTOFAIRS Shanghai)展覽現場
經典大師作品仍是眾多畫廊首選經典大師作品仍是眾多畫廊首選

  在展會間瀏覽,不難發現,經典大師作品仍舊是各個畫廊帶來參加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的首選。1983年創立于薩爾茨堡的Galerie Thaddaeus Ropac 此次是第一次參加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此次在核心展區呈現了歐文·佩恩(Irving Penn)、羅伯特·梅普爾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以及瓦莉·艾絲波特(Valie Export)這三位極具影響力的大師的作品,價格區間在3萬美元到17.5萬美元之間,其中標價最高的兩幅,一件是來自歐文·佩恩的《巴勃羅·畢加索在洛杉磯》(Pablo Picasso at La Californie, 1957),另一件則是羅伯特·梅普爾索普的《馬蹄蓮》(Calla Lily,1985),兩件售價均為17.5萬美元。

  ? ROBERT MAPPLETHORPE, Calla Lily, 1985。 Courtesy of Galerie Thaddeaus Ropac (Paris, Salzburg & London)

  “上海是亞洲最重要的藝術中心城市之一,這雖然是我們第一次參加影像上海,但去年時候我們已經參加了ART021,而今年除了影像上海和ART021以外,我們還會參加 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Galerie Thaddaeus Ropac的亞洲總監尼克·巴克利·伍德(Nick Buckley Wood)在接受《藝術新聞/中文版》采訪時表示,“我們并不是一家專門代理攝影作品的畫廊,所以能夠有機會向上海的觀眾展示我們畫廊的不同層面、不同項目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來到影像上海的一些藏家,其實已經知道比如歐文·佩恩這樣的藝術家,所以我們將他和艾絲波特放在一起,形成一種很好的混合搭配,借此向中國的藏家介紹一些他們不太熟知、或者說是不太來中國的很好的藝術家。現在開幕沒多久,還下著雨,但我們仍舊可以看到已經有了一些觀眾和不少藝術界的重要人士,所以我覺得這是很好的。

  ? IRVING PENN, Salvador Dali (2 of 3), New York , 1947。 Courtesy of Galerie Thaddaeus Ropac (London, Paris & Salzburg)

  同樣也帶來了歐文·佩恩(Irving Penn)作品的佩斯畫廊,今年是第一次參加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此外還帶了中國藝術家海波和洪浩的作品。佩斯畫廊合伙人冷林在接受《藝術新聞/中文版》采訪時指出,“現在佩斯畫廊正處在不斷擴張的階段,因此非常想在各個領域獲取一些經驗。影像上海博覽會已經舉辦了四屆,而我們代理的藝術家里也有一些攝影藝術家,雖然我們對亞洲攝影藝術市場還不太了解,但也很想進行一些嘗試,以配合整個亞洲發展的戰略。我們作為一個全球性的畫廊,在目前這樣一個市場發展的趨勢中,理應有所介入。”冷林介紹道,實際上從佩斯畫廊的角度而言,攝影作品所占的比例并不是很高。同時,有些藝術家又同時涉及裝置和攝影創作,專門從事攝影創作的藝術家的比例就更少。“但佩斯旗下還有一個合伙畫廊叫 Pace/MacGill,它是專注于攝影領域,并且合作藝術家的脈絡是同整個攝影史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我們此次參展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也得到了他們的支持與配合。這些也可以被視為佩斯的亞洲發展戰略中的部分嘗試。”據透露,此次歐文·佩恩(Irving Penn)的作品,其價格為8.5萬美元,teamLab的作品則為6萬美元,當日已有部分作品被預訂。

  Irving Penn, Truman Capote (1 of 4), New York, 1948, vintage gelatin silver print, image: 9-5/8” x 7-5/8”; paper: 10” x 8” ? 2018 THE IRVING PENN FOUNDATION,佩斯畫廊供圖

  由著名華人攝影收藏家靳宏偉創立的希帕畫廊(CIPA Gallery)從影像上海藝博會初期便一直參與到藝博會的建設與成長之中,這次CIPA帶來了安塞爾·伊士頓·亞當斯(Ansel Adams)、高巖、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朱莉·布萊克蒙(Julie Blackmon)、劉博大、沈凌昊和宗寧等多位藝術家的作品,作品價格區間在2.5萬人民幣到80萬人民幣之間。“我們關注攝影經典收藏40年了。所以這次帶來了很多經典作品,最經典的那幅亞當斯的作品《月升》是十版中的第八版,價值80萬人民幣。同時,我們還在關注中國本土年輕攝影藝術家,這次帶來的價格區間在2萬人民幣到8萬人民幣之間。參加5年影像上海,就銷售情況講,會感受到攝影在蔓延,大家都關注到這個生意里面,近三年的市場算是有打開,但專業藏家可能還不是很多,還需要慢慢去挖掘。但是我們可以感受到每年來的觀眾很多,大家對影像收藏的關注越來越大。以前的買家可能是收藏其它的作品的時候,看到了喜歡的攝影作品就買幾張,但現在才真正開始去學習,或者說開始投入這個領域,花費更多的時間和資金進行攝影的收藏。”其畫廊經理李琳對《藝術新聞/中文版》透露。

  ? ANSEL ADAMS, Moonrise (New Mexico), 1941。 Courtesy of Cipa Gallery (Beijing)

  已成立71年的瑪格南圖片社今年也是第五次參加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這是全世界最為著名的攝影師集體,管理著40多位已故傳奇攝影師的寶貴遺產,本次將呈現馬克·呂布(Marc Riboud)、吉姆·高德伯格(Jim Goldberg)和埃里克·索斯(Alec Soth)的作品。在談到人們往常對于瑪格南圖片社就會聯想到新聞攝影、紀實攝影的印象時,瑪格南圖片社文化總監蘇菲·萊特(Sophie Wright)在接受《藝術新聞/中文版》采訪時指出:“參加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比起銷售,我們更希望讓觀眾認識一個當代的瑪格南圖片社,所以參加有很多當代畫廊、觀眾參與的藝博會對于我們來說就很有必要。影像上海觀眾參與度很高,我們也讓很多中國觀眾重新認識了我們,最近甚至我們還開通了自己的社交媒體賬號。實際上,在藝博會上我們帶來的作品類型混合,不只有傳統大家認識的瑪格南的新聞攝影作品,也包括我們的攝影師拍攝的當代藝術作品。”

  ? MARC RIBOUD, Father and son in a photographer’s studio, 1957。 Courtesy of Magnum Photos (London, Paris, New York & Tokyo)

  本次瑪格南圖片社帶來了攝影大師馬克·呂布的作品,他曾受布列松和卡帕邀請加入了瑪格南圖片社,在80和90年代,記錄著快速發展和變化的中國,是一位中國觀眾并不陌生的攝影大師。而在美國藝術市場很受歡迎的埃里克·索斯(Alec Soth)不僅是瑪格南圖片社的攝影師,同時也被Sean Kelly畫廊等當代藝術機構代理,在市場上價格很高,“我們希望大家能夠了解瑪格南圖片社攝影師當代的一面。另外,我們可以看到雖然馬克·呂布知名度很高,但價格并不貴,這是因為他生前沒有限制版數,但隨著他去世,市場流通的版數肯定越來越少,未來是具有升值潛力的。”蘇菲·萊特說,此次瑪格南圖片社帶來的馬克·呂布作品價格最低的一幅僅為3.68萬人民幣,大部分價格在6.765萬人民幣左右。而最貴的一幅作品則是來自埃里克·索斯的《中國重慶》(2018),標價21萬9150元。

  ? ALEC SOTH, Chongqing, China, 2008。 Courtesy of Magnum Photos (London, Paris, New York & Tokyo)

當代藝術對攝影的介入當代藝術對攝影的介入

  如同蘇菲·萊特所介紹的一樣,在本次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可以看到,來自當代藝術畫廊以及當代藝術家利用影像媒介進行創作的作品十分多見。

  “我們一直都是致力于當代藝術的畫廊,并沒有因為要參與一個攝影的展會,就特意去尋找只做傳統攝影作品的藝術家。”Vanguard畫廊創始人李力告訴《藝術新聞/中文版》,Vanguard畫廊不會因為展會去調整作品的呈現,而是根據自己的展出計劃去做。這已經是Vanguard畫廊第五次參加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了,其代理的藝術家作品還曾成為去年展會的主視覺圖像之一。今年他們帶來了韓國藝術家樸慶根(Kelvin Kyung Kun Park)及日本藝術家有機·奧諾黛拉(Yuki Onodera)、阿琦·路迷(Aki Lumi)的作品,價格大概介于三萬元到十四五萬元不等。“我們只是剛好代理的兩位日本藝術家跨在當代和攝影之間,用攝影來表達。前兩年起,作品兼具影像和錄像的藝術家可以參與展會,而我們代理的錄像藝術家更多,所以也獲得了更多展出機會。主辦方也表示過,希望當代的成分慢慢加大,以往大家帶來很多復古的作品,每個展位都差不多,有一點無聊。今年我覺得傳統攝影的東西減少了很多,更加當代了。”李力補充道。

  ? KELVIN KYUNG KUN PARK, Bones 1, 2013。 Courtesy of Vanguard Gallery (Shanghai)

  今年第三次參加影像上海的艾可畫廊這次也呈現了更加當代的作品風格,胡昀、李然、楊圓圓、施政等80后青年藝術家的作品涵蓋了影像、裝置等類型,價格均未超過五萬元。“攝影市場面對的藏家群體越來越廣,攝影作品的價格很適合新晉藏家。在西方,收藏影像已經很成熟,很多中產階級都會收藏這一類型。影像藝博會最好的是巴黎,20世紀初的產生有其自身的歷史條件,而上海也是多元化的城市,藏家十分廣泛,專門的藝博會更有利于擴大收藏群體。”其總監王歡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表示。除了主單元,艾可畫廊帶來的施政和楊圓圓的作品均參加了“洞見”板塊,前者的Nimbus[lux]是由噪音算法生成的一系列電子圖像,藝術家在屏幕上制造出虛擬云朵,將屏幕散發出的光作為投射在生成圖像的象征。王歡表示,“這組作品不能被定義為傳統的’攝影作品’,而是電腦程序的虛擬攝像頭捕捉的已經被轉為現實的視覺圖像。”

  ? HU YUN, Relics, 2014。 Courtesy of AIKE (Shanghai)

  誕生于上海的BROWNIE Project是致力于展示各種形式的基于圖像進行藝術創作的當代藝術畫廊。首次參展便帶來了斯德哥爾摩雙人組合因卡&尼克拉斯·林德加德(Inka & Niclas Linderg?rd)、日本藝術家水谷吉法(Yoshinori Mizutani)及從事跨領域研究的南非攝影師卡·利舍(Carla Liesching)的作品。BROWNIE Project 創始人鄭譞(NEMO)對《藝術新聞/中文版》介紹道,“BROWNIE Project根植于上海,對本地的土壤更為熟悉,藏家也大多是年輕人,與我們的審美是相似的。本次帶來的三位藝術家,分別來自南非、瑞典和日本,用各自不同的方式探討的神秘主義。既然定位于當代,作品就涵蓋了很多種類型,自然包括平面作品,但平面作品并不等于照片。可以看到,影像藝博每一年都更加開放,可以給影像更多舞臺,也能帶動這個市場。”據了解,首日合因卡&尼克拉斯·林德加德的《Vista Point I》便以6萬元價格被一位新買家收入。

合因卡&尼克拉斯·林德加德的《Vista Point I》,2014合因卡&尼克拉斯·林德加德的《Vista Point I》,2014

  ? CARLA LIESCHING, Kate Study, 2015。 Courtesy of BROWNIE Project (Shanghai)

  “攝影是一個非常廣闊的領域,包括比如舊照片、時尚攝影、紀實攝影、藝術攝影等。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還很年輕,還很難判斷公眾會朝哪個方向發展。香格納在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上聚焦于‘藝術家攝影師’,并且已經慢慢開始有一些人關注到我們。”香格納畫廊創始人勞倫斯·何浦林(Lorenz Helbling)則認為,雖然影像作品在當下變得越來越觸手可及,但在給攝影藝術家提出挑戰的同時,也給予了他們新的機會。“在我們代理的藝術家中,大約有30位用攝影進行創作,其中幾位專門從事攝影的創作,而其他的也會使用視頻、繪畫、雕塑等手段。當我們選擇一個藝術家不太關注藝術家所使用的媒介,我們更注重尋找它的創意、創新,以及與我們時代的相關性。”此次香格納帶來了陳維、趙仁輝、鳥頭、胡介鳴等人的作品,其中鳥頭的攝影裝置《2018 - 鵟-1 2018》標價9萬人民幣,價格最高的則是來自楊福東的《我感受到的光 8》(2018),價值20萬人民幣。對于攝影創作,何浦林還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在過去的幾個世紀里,成千上萬的繪畫作品被繪制出來,但仍有一些畫家設法創作出了世界上從未有過的繪畫作品。今天拍照變得非常容易確實對每個攝影師來說都是一個挑戰,但同時也是一個專注于自己本質的機會。”

  ? BIRDHEAD, Passions Bloom Ambitions-The Beginning of Summer-No.21, 2018。 Courtesy of ShanghArt Gallery (Shanghai, Beijing & Singapore) 

  “常青畫廊不會根據使用媒介來選擇藝術家,我們更多的是關注每一個藝術家傳遞的信息,而不是他選擇了什么媒體來傳遞這個信息。”常青畫廊北京空間總監白飛德(Federica Beltrame)也與《藝術新聞/中文版》分享了他們挑選藝術家的標準,這也解釋了常青畫廊今年作為在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的首次亮相上,為何選擇了藝術家卡斯騰·霍勒(Carsten H?lle)和漢斯·歐普·德·貝克(Hans Op De Beeck)。這2位大師選擇用攝影的方式來表達當代藝術,但攝影并不是他們唯一的工具。“我們將要展示的藝術家都是具有才華的攝影師,但他們也喜歡使用其他不同媒介,比如視頻、雕塑、繪畫等。”開幕首日,喬瓦尼·歐祖拉(Giovanni Ozzola)的作品即以14萬元價格售出。

常青畫廊帶來的喬瓦尼·歐祖拉(Giovanni?Ozzola)作品首日以14萬元價格售出常青畫廊帶來的喬瓦尼·歐祖拉(Giovanni Ozzola)作品首日以14萬元價格售出

  ? CARSTEN HO?LLER, Fasano Mirage, 2011。 Courtesy of Galleria Continua (San Gimignano, Beijing, Les Moulins, Habana)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第四年參加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的德玉堂畫廊,此次因為一系列關于弗里達的攝影作品成為展會上的亮點。其實就在藝博會開幕前不久,德玉堂便以弗里達的這組作品在自己位于上海的空間舉辦了一個展覽,由35件作品全面呈現。

德玉堂在2018年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現場上展示的弗里達系列,圖片來源:TANC德玉堂在2018年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現場上展示的弗里達系列,圖片來源:TANC

  “今年可以說是弗里達年,這次帶到藝博會上的這套作品幾乎都已經賣掉了,大概還剩下3張左右。這套作品價格大概1萬美元到3萬美元左右。”德玉堂畫廊創始人劉燾與《藝術新聞/中文版》分享道,除了這套作品外,德玉堂此次還帶來了芙洛·加多諾(Flor Gardu?o)、貝爾納 ·弗孔(Bernard Faucon)以及常居上海的藝術家楊泳梁等藝術家的作品。這件楊泳梁的錄像作品標價14萬美元,是德玉堂本次帶來的最貴的一件作品,劉燾透露不少人有對此詢價,但還未達成銷售。同時,他表示,“我們也參加上海其他的藝術博覽會,但比較起來,影像上海的參加群體有些不同,他們更年輕,我覺得可能沒有超過40歲。這可能是緣于影像藝術對于他們門檻比較低,并且年輕人對于影像理解認知也比較多。”

  ? Yang Yongliang, Time Immemorial –The Cliff, 2016。 Courtesy of Matthew Liu Fine Arts (Shanghai)

市場對日本攝影的偏愛市場對日本攝影的偏愛

  此外,本屆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上,日本藝術家陣容強大,成為本次亮點之一。不但可以在展位上發現包括art space AM(東京)、rin art association(高崎)和Taka Ishii Gallery(東京, 紐約)在內的日本頂級畫廊參與,還能在諸多國內外畫廊展位上看到木戶龍介、阿琦·路迷(Aki Lumi)、奧諾黛拉·有機(Yuki Onodera)、森山大道等日本藝術家的作品。

  ? HIROSHI SUGIMOTO, Duomo, Florence。 Courtesy of Galleria Continua (San Gimignano, Beijing, Les Moulins & Havana)

2018年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現場“焦點”特展聚焦日本影像藝術家杉本博司2018年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現場“焦點”特展聚焦日本影像藝術家杉本博司

  “購買當代藝術作品對任何藝術市場都很重要。日本有很悠久的歷史,日本藝術不僅對中國買家,而且對所有國際買家而言都具有吸引力。日本攝影藝術在這次藝博會上的體現,并不是一個中國的特殊案例,而是因為它在攝影市場上有很重要的地位,有著很強的投資屬性,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在中國也展示了這一點。”斯科特·格雷介紹道,這大概也是為什么此次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焦點”版塊呈現了杉本博司的展覽《天國之扉》,這一系列大尺幅作品繪制了16世紀日本傳教士的歷程,追溯了日本和西方之間歷史與宗教的聯系以及帶來的文化交流焦點。

? NOBUYOSHI ARAKI, SHIKIKEI, 2018. Courtesy of the art space AM (Tokyo)? NOBUYOSHI ARAKI, SHIKIKEI, 2018。 Courtesy of the art space AM (Tokyo)

  由日本著名攝影制作人本尾久子(Hisako MOTOO)創立的 art space AM 此次帶來了荒木經惟為此次藝博會特別制作的全新系列作品,該系列的背景是他不同階段的攝影作品,上面的文字則是今年寫在上面的,這些結合了攝影和書法的作品統一定價為6萬元左右,并且每張僅存一版,在VIP預覽日就幾乎全部告罄。“參加這么多屆影像上海,我可以感受到荒木經惟在中國的識別度很高。這次我們帶來的作品是荒木經惟為中國觀眾特別創作的。他發現比起別的國家的藏家,中國藏家對日本和紙的接受度很高,所以這次選用了和紙來進行創作。”當被問及是否因為往年銷售狀況表現良好,所以這次才會帶來這么多特定創作時,本尾久子對《藝術新聞/中文版》解釋道,“當然那是其中一個原因,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他覺得這樣做非常有樂趣。他是個特別喜歡攝影的人,同時又很喜歡書法,所以他就把自己喜歡的兩個東西融合在一起,而當他做這個事情的時候,自己又非常興奮,樂在其中。”同時,本尾久子介紹道,荒木經惟80年代的作品在全世界而言是最受歡迎并且價格最高的,那個時期荒木經惟還并不是很有名,很多作品都是自費出版印刷;而90年代他走向世界,在歐洲做了很大型展覽,這段時期他出版的作品價格也一直高居不下。“收藏家大致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基于自己的社會身份和實力,進行收藏;還有一類是真的喜歡作品,心里受到感動,從個人層面想要購買,但我在中國感覺到藏家更多因為強烈的喜歡再來購買。”本尾久子也與我們分享了她進入中國市場后的觀察。

? NOBUYOSHI ARAKI, KAYU, 2018. Courtesy of the art space AM (Tokyo)? NOBUYOSHI ARAKI, KAYU, 2018。 Courtesy of the art space AM (Tokyo)

  而在展覽現場,由細江英公拍攝的一幅大尺寸的《薔薇刑——三島由紀夫》(1961)標價200萬,因為其拍攝者和被拍攝者都非常特殊成為被人關注的焦點,吸引了不少人流。“其實去年我們就在這里展示過一幅深瀨昌久的大作品,以200萬成交。我們參展五年以來,每年銷售狀況也不太一樣,今天已經賣出了幾件。”來自北京的See+畫廊,其藝術總監畫兒在忙碌的間隙與《藝術新聞/中文版》介紹道,這是一家專注攝影藝術的畫廊,已經是第五次參加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

  ? EIKOH HOSOE, Rose penalty mishima yukio, 1961。 Courtesy of see+ Gallery (Beijing)

  此次他們帶來了儲楚(Chu Chu),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細江英公(Eikoh Hosoe),卡別耶拉·莫拉維茨(Gabriela Morawetz),鬼海弘雄(Hiroh Kikai),須田一政(Issei Suda),深瀬昌久(Masahisa Fukase)等十余位國內外攝影師的作品。其中占到幾乎1/3展位的日本戰后攝影作品十分引人注目。據透露,莫拉維茲2018年的新作系列“失重的房間”已經達成了部分銷售,價格均超過三四萬人民幣,而除《薔薇刑——三島由紀夫》以外的日本攝影作品價格則在6萬到8萬人民幣之間,也已經被部分預訂,來自中國攝影師的作品,其價格區間則在2萬到5萬人民幣。

  ? HIRO KIKAI, Celebrating Shichi-go-san, a gala day for girls at ages three and seven, 2001。 Courtesy of see+ Gallery (Beijing)

  ? HUANG XIAOLIANG, Untitled#20170524, 2017。 Courtesy of see+ Gallery (Beijing)

  “我們做博覽會的時候,當然還是會以銷售作為一個選擇作品的重要標準。這次你可以看到,我們有來自美國和法國的這些西方攝影師的作品,也有日本和中國的,還是很希望會在銷售上能夠帶來一些驚喜。我覺得日本的攝影師有一個不同于西方攝影師的地方是他們的出版物特別多,這對他們的傳播帶來特別大的好處,所以比如森山大道、荒木經惟很多中國人都知道,這和他們的出版物以及比較早被引入中國做展覽有關。我們幾年前做過十位日本攝影大師的聯展,然后每年參加博覽會也都會帶一些他們的作品,因為這些日本攝影藝術家在70年代開始就跟世界接軌了。而我們在推動中國攝影的時候,則顯得有點吃力,因為我們確確實實起步有點晚,沒有那么快地跟國際接軌,但日本從來就沒缺席過。”畫兒補充道,“我們參加過紐約、洛杉磯、倫敦這些不同地方的藝博會。在國外參加博覽會的時候,你會覺得可能現場的觀眾對攝影的了解會更多一些。在國內我認為上海則已經是最好的了,因為我們和來參觀的觀眾接觸的時候,你會發現他們懂攝影,有非常專業的藏家。”(采訪、撰文/陳璐、孟憲暉)

第五屆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PHOTOFAIRS Shanghai)展覽現場第五屆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PHOTOFAIRS Shanghai)展覽現場



相關閱讀: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書畫藝術品服務中心www.72968445.buzz系信息發布平臺,僅作為提供行業學習交流、信息儲存空間服務。
打印】 【糾錯】 【評論】 【主編信箱
(責任編輯: 孫聞 )
 相關資訊
? 新書導購——蔡福廣《墨竹作品集》 ? 三個月紐約藝術創作駐留機會等你來
? 雷金霆先生應九合龍魂之邀談齊派藝術 ? 視覺收藏盛宴,畫家張景林藝術作品珍藏
? 畫家張景林不一樣的藝術視覺黃金收藏盛宴 ? 寶刀不老攀高峰——石家莊市范志禮作品走出…
? 2018首屆“米芾杯”國際青少年書法大賽… ? 當代藝術 所謂“當代”從何時開始?
? PRADA將在上海Prada榮宅舉辦GO… ? “新藝術史:2000-2018中國當代藝…
? 第二屆圓體藝術春季展“海上十里春風” ? 第1期(北京)書法訪學班順利結束 廣受學…
新聞資訊投搞
31选7规则及奖金
×關閉 70周年國慶